創意匱乏、投機劇團制約兒童劇發展

時間:2014-11-20 18:21 來源:北藝文化 作者:秩名 點擊: 次

暑假期間,兒童劇紛紛在各劇院獻演。記者調查發現,本土的兒童演出市場近年來不斷升溫,今年不僅小伙伴劇場、中?;崧砝薊ň緋〉壤嚇圃和磐瞥雋爍髦侄繆莩?,還有不少演出也正被陸續引進,并且受到了歡迎。

  記者從淘票網上看到,7月和8月短短兩個月中,有45部左右的兒童劇演出。

  而透過熱鬧的兒童劇舞臺,背后隱藏的不僅是近幾年逐漸商業化的兒童劇催生的巨大經濟效益還有種種問題。

  本版撰文 記者 楊汶

  年齡斷層嚴重 大齡兒童無暇觀看

  在采訪中,記者還發現,如今的兒童劇觀眾中,大多數都是一些學齡前兒童,很少能看到一些年齡稍大的孩子的身影,這就意味著兒童劇還存在嚴重的年齡斷層現象。

  “其實,初中高中的孩子,有很大的需求。他們希望有精神的寄托,但童話這些東西,大孩子已經不喜歡了,甚至他們會覺得土,他們希望自己看到的東西很酷。目前的兒童劇針對的都是幼兒園到小學低年級的學生,而對于小學高年級、初中生、高中生來說,沒有適合這個階段孩子看的戲。”曾有一名老師這樣對記者說。

  而記者曾在某演出現場就目睹,一個9歲的小男孩小王一邊看著兒童劇一邊在皺著眉頭,“這些故事我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去看?”而在臺上,主持人和底下的小觀眾們互動,“孩子們,三只小豬的房子蓋好之后怎樣了?”底下孩子齊聲答道:“被風吹走了。”讓主持人一臉尷尬。

  曾經從事過兒童劇編劇的趙先生也表示,國內兒童劇制作更關注教育,看戲就一定讓孩子被灌輸個道理,但大齡孩子的心智相對發展較成熟,以說教的形式灌輸只會讓他們感到反感,“相比之下,國外的制作思路是更多娛樂,開拓想象力。他們也有真善美的道理,但不是強加灌輸。置身國外的兒童劇院,全是笑聲,而且,年輕人也都進去看。”

  質量良莠不齊 “投機”劇團打亂市場

  可以說,兒童劇市場是逐漸升溫的,但問題是,很多小劇團或者文化公司看到兒童劇投入小、風險小,所以都紛紛跳到這一個鍋里搶飯吃,排出的戲質量不是很高,甚至出現很大的負面影響,影響了其他優秀的戲,這也是一些本土兒童劇遇到瓶頸的原因。

  李先生向記者談到前陣子帶著女兒去看一部“白雪公主”題材的兒童劇,至今都很氣憤,“白雪公主大概只出現了幾分鐘就消失了,接下來的劇情不知道在演什么,感覺很受騙。”

  曾為多部兒童劇進行推廣工作的楊先生向記者介紹,其實,目前市場上經營最為慘淡的劇團基本上都是“投機”型的。他解釋,所謂投機型劇團,是指只看到兒童劇外表的蓬勃,并沒有周全的劇作計劃和精銳班底,而只為投機賺錢的劇團。“很多劇組專門出來騙錢,撈一筆就走。這樣的戲投資都很小,我知道最低的有1500元一場賣給演出商的,只要包演員‘吃住行’加運送道具費就行。”

  而據了解,這種劇團通常沒有自己的創作,而正是以《白雪公主》等公開劇目作為演出的唯一腳本。

  兒童劇《成長的煩惱》的主演孫小姐也告訴記者,目前之所遍地《白雪公主》、《灰姑娘》等迪士尼題材的劇,是因為這些劇不僅已經被觀眾熟知,而且還不用買版權。“很多劇團基本上名字都不改,而有些膽子小一些的則稍微改下名字,如《海的女兒》,就改名為《金色小人魚》,《白雪公主》就改為《毒蘋果的故事》等。”

  孫小姐還氣憤地說,“演員減少,道具使用差一些都能降低原來的成本,第一次觀眾可能會去看,但市場上這樣的演出越來越多,再加上它們幾乎千篇一律,沒有任何特色和創意,觀眾就不會再來第二次,這樣就打亂了市場,讓家長們覺得兒童劇都是一些粗枝爛葉。”

  好劇掙錢不易 薄利多銷才能實現盈利

  其實,要制作一部好的兒童劇,成本是很高的,兒童劇《我的朋友是機器人》編劇盧先生就告訴記者:“一部兒童劇牽涉到很多道具,要動用大量的舞美設計,這種人力物力上的支出,使得一個小劇場的戲往往動用到相當于大劇場的資源。一部全國巡演的兒童劇投資一兩百萬元是很正常的。”

  而在演出時,人員車費、道具運輸以及演職員食宿等,成本費用每場也要高達4.5萬元左右,據盧先生推算,每場演出票價必須訂在90元左右,才能收回成本。

  兒童劇的報價大多在60—80元左右,成本如此之高,票價也沒法提升,那兒童劇一般如何去運營呢?盧先生透露,靠的還是多場次演出,薄利多銷才能維持收入。“所以一部兒童劇的演出周期一般都比較長,它排出來之后可以不斷地演,隔一段時間就拿出來演一次,通過時間累積效益。”

  此外,企業的資助也是確保兒童劇不虧本的方法之一,上海兒童藝術劇場的戚經理則向記者透露,目前兒童藝術劇場還是主要依靠一些企業的贊助,而該場館的冠名方某汽車公司更是長期的贊助對象,“這也確保了我們能把更多的公益場提供給小朋友們。”

  難以留住人才 編劇演員轉行多

  兒童劇賺得少,工作人員就更不用說了,因此,兒童劇這個行業如果不是有充分的熱情,便很難堅持下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編劇就向記者透露,兒童劇創作花費時間多,報酬卻很低。比如中福院兒童劇院所付的稿費每部一律是1萬元,而一位編劇用同樣的時間一般可寫20到30集電視劇,一集的稿費是5000元到1萬元,兩者差距高達10到20倍。

  他還認為,兒童劇本看起來容易,但是其實很難寫,“我們都很難體會現在孩子們特殊的想法和行為。兒童文化消費的日趨多樣化常常讓我們無從下手。”記者也了解到,中國所有院校的戲文系中,也沒有一個是專門對口培養兒童文學作者的。

  此外,合格的兒童劇演員也越來越少,《成長的快樂》主演孫小姐表示:”“兒童劇對演員要求都很高,演員不僅需要能歌善舞,還要能理解兒童的心理。演員排練苦,待遇卻不是很高,很多人都跳槽走了。留下的很多都是因為對這份工作的熱愛。”

  》經驗談

  延伸產業鏈

  致力于兒童劇的上海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石經理坦言,公司的盈利方式不一定放在兒童劇演出上,而是做一些線下活動。例如,與全國部分的城市廣場合作,以此盈利來支撐兒童劇的運營。

  而杭州某劇場的負責人黃小姐則在今年推出了2013年杭州兒童戲劇年卡,讓孩子在一年中可方便地看到十部不同的兒童劇;另外,她還在劇院給小朋友開生日會,或讓小朋友在劇里客串角色,并且正在找各個企業,聯系年底的企業年會演出。

  除了兒童劇,北京兒藝也在延伸產業鏈,拓展經營業態。例如與國家話劇院合作,出品話劇《四世同堂》,參與舉辦《波切利》演唱會等。另外北京兒藝還推出兒童劇衍生產品,包括玩具、書籍、動畫等。此外,兒藝還推出了自己的藝術體驗館,以兒童劇演出結合游樂、早教、才藝培養等,是兒藝多元化經營的一個新嘗試。

  拉動家長也享受其中

  一個好的兒童劇,不僅讓小朋友們樂在其中,還會讓家長看得也過癮。正在上海兒童藝術中心上演的上海國際兒童戲劇展演劇目就將年齡定位在3—99歲。劇場還利用三層蛋糕舞臺,以及演員吊威亞上天入地等先進技術讓家長們也直呼精彩。

  真正實現公益化

  臺灣知名兒童劇團紙風車劇團借由所有藝術資源發揮公益的價值,還曾于2011年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堅持不拿任何官方輔助,只靠民間的捐款,花費5年時間,一步一腳印地完成319個鄉鎮的演出。

  劇團藝術監督暨總編導李永豐表示,無論是在國家大劇院還是在臺灣的阿里山上,劇團都是以劇院舞臺的標準演出,讓鄉下小孩看到最美的表演。

  “簡樸”也能創造優秀

  這里說的簡樸絕對不是指粗制濫造。和國產兒童劇動輒數十人甚至上百人的演員陣容相比,外國兒童劇團更多走“小而精”路線。之前英國貝斯特劇團來滬演出的《小螞蟻勇闖昆蟲島》全團只有7人主創班底,其中登臺的演員只有4人。

  但就是這四名演員,在50分鐘的演出中串演起了12個個性鮮明的角色,全場演出毫無冷場脫節之感。